当前位置>夕阳茶座

读韩愈《卢郎中云夫寄示送盘谷子诗两章歌以和之》心得

发布时间:2024-07-01    单位:秦淮军休九所    作者:唐永明
点击率:119
字号设置:

原文:

昔寻李愿向盘谷,正见高崖巨壁争开张。

是时新晴天井溢, 谁把长剑倚太行。

冲风吹破落天外,飞雨白日洒洛阳。

东蹈燕川食旷野,有馈木蕨芽满筐。

马头溪深不可厉,借车载过水入箱。

平沙绿浪榜方口,雁鸭飞起穿垂杨。

穷探极览颇恣横,物外日月本不忙。

归来辛苦欲谁为,坐令再往之计堕眇芒。

闭门长安三日雪,推书扑笔歌慨慷。

旁无壮士遣属和,远忆卢老诗颠狂。

开缄忽睹送归作,字向纸上皆轩昂。

又知李侯竟不顾,方冬独入崔嵬藏。

我今进退几时决,十年蠢蠢随朝行。

家请官供不报答,何异雀鼠偷太仓。

行抽手版付丞相,不等弹劾还耕桑。

赏析:

这首杂诗是韩愈到深山拜访隐居的李愿后所作。诗中提到二人:一是卢郎中,累官中书舍人,给事中。二是李愿,曾任礼部尚书,后弃官隐居至河南济源太行附近的盘谷,号称盘谷子。这仨人性格相投。李愿弃官而去,俩人都曾不辞辛苦,去拜访过他。

从韩愈的诗中可见,盘谷山势险峻,风景秀丽。山中的风雨把溪水吹成水花,飞舞在林木之间,晶莹的水点如洛阳城的梨花,满天飘洒,甚是壮观。一路上,走走停停,或借助船行进在马头溪上,领略惊起雁鸭横飞的喜悦,或徙步于林间,观赏峭壁云间之锋利交错,如同侠士舞剑于太行山上,那不就是李愿之快意恩仇之潇洒吗?探寻登览,穷极胜景,往事去历历在目。尘世之外的岁月,无案卷之烦恼,无官场之虚伪,只求一茅屋,闲适读书于自然风景之中。回到长安,放眼帘外三月飞雪,忽然生出了掷笔慷慨高歌之想法。远方的好友卢郎中可能也在一饮千杯,放浪作诗。邮差恰好送来老卢的信,也是为李愿归隐盘谷的送行之作,轩昂之气,句句都立于信笺之上,那种洒脱归隐之举,如同陶渊明挂印,归去来兮,采菊东篱,几口浑酒,悠然见南山。十年蠢蠢随朝行,累!我今进退几时决?难!闭门长安三尺雪,苦!行抽手版付丞相,迟!不等弹劾还耕桑,快!

最喜韩退之“是时新晴天井溢,谁把长剑倚太行?”句,慷慨悲凉,大气磅礴。我细品之后,我脑中一片混茫。尚使我作此内容,肯定会是“啊,这么险峻的山,真好看。赶明儿我也在山中买一小套。写写字,读读书,不为每天挤公交而折腰?” 或者会有“无丝竹之乱耳,无案牍之劳形”之刘氏之铭?我等三尺平民,除了感叹韩大文人不朽之作外,只求下班后,独坐院中,呼老妻拿出小酒,一碟小菜,醉中仙也,哪得“推书扑笔歌慨慷”? 归来辛苦欲谁为,坐令再往之计堕眇芒。

 

书法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