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>往事钩沉

在党五十年

发布时间:2024-07-01    单位:鼓楼军休七所    作者:李晓英
点击率:261
字号设置:

今年“七一”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3周年,百余岁的党历尽艰难,披荆斩棘,负重前行。我于1973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党组织,至今已在党50年。

1968年,15岁的我到苏北泗洪县太平公社插队,从一个肩不能挑、饭不会做的知识青年,闯过了生活关、劳动关,当过生产队的会计、赤脚医生,19738月大队党支部通过了我的入党申请。回想初心可以说,我的入党动机和当时支部的其他申请人不太一样。我13岁时“文化大革命”席卷全国,父母均遭迫害,作为“黑帮走资派”的子女,在那种是非颠倒的动乱年代14岁即离开父母独立生活,连读书的权利都被剥夺,几无入党的可能。所幸泗洪的乡亲们给了我包容和接纳,记得到乡下一周,晚上公社党委书记请我和同学吃饭,他说不敢白天请,我是黑帮子女、他是正挨斗的当权派。这是我记忆一辈子的一顿饭(后来这位书记官至省民政厅长)。在乡下时,我多次步行40公里路到洪泽县半城雪峰墓园(现已划归泗洪县),当看到彭雪峰烈士英武的照片面容和他写下的大字时,顿时忘却了困惑、苦闷和迷茫。当时守墓的是一位新四军老战士,阿姨听同学说了我的情况,热情的安排我住下,吃饭,她拍着我的肩膀说要坚强,一切都会过去。记得听了阿姨的话我泪流满面。我忘不了自幼父母的教诲和要求,相信他们为之斗争的真理和信仰,没有什么能磨灭我对党的追求和信念。我的入党动机中没有执政党成员中存有的升官发财的私欲,而是对父辈为之奋斗过的理想、献身的事业的确认和尊重;步入社会尽管见到了人世间的冷暖、人性之善恶,追求加入党组织,拥有对社会的归属感,帮助我克服了时常袭来的孤独感,亦是对爱护和信任我的苏北乡村的父老乡亲们的感恩和回报,能融入善良、淳朴的农民群众中,和基层党组织的同志们相处融洽,我们的友情一直延续到今天,在南京的泗洪人聚会常有我的身影。

1974年,公社党委任命我担任大队党支部书记,三年中我放弃了招工回南京军工厂工作的机会,和全大队几千村民一起为提高粮食产量,改善贫穷落后的面貌共同努力奋斗。虽然入党之路坎坷,但我毕竟曾经就读于名校,授业于名师,打下了虽然程度不高但很扎实的学问基础,这也是我在“广阔天地”闯荡江湖的一点儿底气。1977年时值党和国家拨乱反正,开始了改革开放的时代,我和一起插队9年的同学跨入了医学院的大门,达成了自己对知识的渴求,开始了从医的人生之路。临床医学的学习对于学习基础较差的我来说是需要克服许多困难的,党员学生的身份是个激励,不甘学习成绩落后,使我以优秀的成绩毕业走上了住院医生的岗位,碰上了好时代,通过全军全省考试,我一步一个脚印从主治医师、副主任医师到主任医师,收获了治愈患者的欣喜,也曾经历误诊病情的懊恼。始终记着前辈的嘱咐:做好最难的事,打下最硬的底子。在武警部队医疗战线,下一线部队巡回医疗,上过抢险救灾前线,参加过飞机失事救护、炼油厂失火救援、化工厂废气爆炸伤员抢救等,作为党委委员为建设发展医院,培养人才,提高卫勤保障能力殚精竭虑。共产党员冲锋在前,享受在后是传统,当院长13年没有给自己邀过一个功。

个人的经历在时代的背景和社会的洪流中有如白驹过隙,但我忘怀不了那些往事和曾经在我困惑、困难时帮助过我的党的基层组织的领导们,县委书记、公社党委书记、大队党支部的同志们和我的两位入党介绍人,他们大多是朴实善良的农民兄弟,直至今日我们还像亲戚一样走动,用我所掌握的医疗技术为他们服务。岁月从来不言,却见证了党心、人心;时间从来不语,却回答了几乎所有问题。

人重要的不是年龄而是经历,有的人活到一百岁也没经历什么事。从20岁不到加入中国共产党,至今日70多岁在党,有了岁月的痕迹,所幸初心未改,在低谷时自强,在繁华中自律,我总觉得自己今天怎么生活,决定了父辈战斗、流血、牺牲的意义。信仰并不是写在纸上的。

在党50年,往事并不如烟。